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资金充裕的并购基金将目光对准了欧洲公司私有化
2019-04-18 07:37:17 - 和讯名家 -

  由于公众的密切关注和企业买家的竞争,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一度在并购市场上较为安静,但现在它们不顾区域经济放缓的预测,收购目标越来越多地对准欧洲的上市公司。

  图片|视觉中国(000681)

  由于公众的密切关注和企业买家的竞争,私募股权公司一度在并购市场上较为安静,但现在它们正越来越多地将目标对准欧洲上市公司,对该地区经济放缓的预测不屑一顾。

  私募股权公司(Private Equity Firm):也有称为私募资本公司、私募股权基金或产业投资基金的,其资金来源于私人资本,带有私募的性质。在美国,私募股本公司资本的三分之一由普通合伙人(GP)出资,公司的控制权在普通合伙人手里,他负责寻找投资机会并做投资决定,因此购并的成败取决于普通合伙人的能力。另外三分之二的资金由投资人负责,这些投资人一般是养老基金、金融投资机构或富裕个人的资金组成,他们叫有限合伙人(LP),他们和普通合伙人组成一个有限合伙人企业。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欧洲并购市场今年迄今的收购金额达到316亿美元,创12年来新高,其中近一半投资于上市公司,而实业买家受到地缘政治和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出手较为谨慎。

  尽管这些担忧导致欧洲并购活动在第一季度下降了67%,但手握创纪录水平资金的并购公司(buyout firms)表示,他们不能袖手旁观。

  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欧洲主管Daniel Zilberman表示:"无论现在是好是坏,这个行业的工作就是把钱用起来。"

  华平投资正牵头与Apax Partners等以34亿美元收购英国卫星运营商Inmarsat。

  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的一份报告显示,所谓的“私有化交易”(即上市公司被收购并摘牌)去年达到了上一次热潮(2006年至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全球共达成了170宗此类交易。在去年共计2270亿美元的私有化交易中,分别有710亿美元的交易发生在欧洲,有1180亿美元发生在北美。

  这种情况正延续到2019年,由赫尔曼?弗里德曼(Hellman & Friedman)和黑石(Blackstone)组成的财团将以57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德国分类广告集团Scout24,这是德国最大的私人股本收购上市公司的交易。

  “私募股本基金并不害怕经济低迷。他们有能力在定价模型和持有期限中留出应对任何宏观问题的弹性空间。事实上,如果市场状况突然恶化,他们可以采取长期策略。”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全球金融顾问联席主管洛朗?哈齐扎(Laurent Haziza)表示。

  美国私募股本资金不断膨胀的募资额让这种信心更加坚定。黑石最新成立的220亿美元并购基金就是一个例证。

  消息人士称,欧洲的私募股权公司也在跟上扩张步伐。总部位于伦敦的盛峰资本(Cinven)计划为其第七支基金筹资100亿欧元,远超最初设定的80亿欧元目标。全球五大私募基金之一的CVC在2017年创下筹资160亿欧元的纪录。

  私人股本投资者表示,由于对宏观经济方面的担忧,欧洲中型股公司(尤其是那些在过去12个月里一直处于下跌轨道的伦敦富时250指数成份股公司)的股价已变得更便宜,这使企业高管们更愿意接受他们的并购提议。

  “大多数首席执行官都面临压力,因为他们需要为经济衰退做好准备,并考虑如何让资金增长的途径。他们越来越多地转向私人股本公司,讨论他们的选择。”贝恩资本私募股权董事总经理卢卡?巴斯(Luca Bassi)表示。

  巴斯还表示,由于越来越关注全球行业龙头公司的整合,私募股权基金的看法已发生了变化。

  “我们是同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他说,“对企业突袭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经济衰退来袭时,我们可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但银行家和分析师表示,一些收购基金可能会后悔以高价收购上市公司。

  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的兹尔伯曼表示:“私人股本基金面临的最大风险是,退出时企业的估值下降。”“目前标的资产的市盈率非常高,但利率正在上升,资金的成本正在上升,随着时间的推移,市盈率需要下降。”

  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旗下LCD平台的数据显示,2018年,欧洲杠杆收购的平均收购价已飙升至核心盈利(EBITDA 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的近11倍,高于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美国股市估值自2017年以来一直徘徊在历史高点,约为EBITDA的10.6倍。

  图2: 所有PE收购的平均收购价估值

  华平投资的兹尔伯曼(Zilberman)表示:“你需要创造真正的战略价值,以证明市场的市盈率是合理的,并满足你的回报目标。”“但你也需要为经济衰退时做好定价,并做好最坏的打算。”

  在2006年至2007年的繁荣期,全球私人股本投资飙升至约6500亿美元,当时该行业依靠过度举债为巨额交易融资,然后通过金融工程获得回报,这导致企业难以维持运营,一些并购基金因此倒闭。

  尽管在创纪录的资产价格、充裕的资本和不确定的经济背景下,类似的担忧已开始浮出水面,但该行业迄今并未受到影响。

  “更高的风险是更高回报的函数。大型基金的设计初衷就是承担更多风险,而且往往着眼于更长期的目标。”摩根大通EMEA(欧洲、中东地区和非洲)并购联席主管德维恩·莱萨赫特(Dwayne Lysaght)表示。(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人民币交易与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